让外语成为通向世界的“文化桥”

让外语成为通向世界的“文化桥”

——我对英语教学的一点新思考


  说实在的,2013年江苏高考英语试卷令人眼前一亮,原因有三:

1. 命题更加贴近生活,体现语言的语用功能。不管是完型填空里励志的美国梦,还是半开放式的书面表达“行胜于言”,都让学生更加真切的感受到“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思维和交流工具,也是人们参与社会活动的重要条件。”(高中英语新课程标准)

2. 阅读量明显增加,同等时间内阅读速度要求提升。与2012年江苏高考英语试卷相比,2013年的英语试卷(4215个英语单词)多出400多个单词的阅读量,同等的考试时间,不一样的阅读量,对考生阅读速度的要求逐年提升。

3. 生词量增大,阅读中的词汇障碍随处可见。特别是阅读理解第四篇,664个英语单词的文章里,生词量远远超过了历年3%左右的常规。

这是一种信号,江苏高考英语试卷的命题方向由此窥斑见豹。

江苏高考英语试卷的命题处于不断的改革中,呈现创新性、基础性、交际性和开放性的特点

作为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直接后果,文化全球化对中国的知识生活以及外语教学有着更为深刻的影响。“显而易见,全球化过程正在对教育产生实质性的影响;的确,正如格罗斯利所指出的,如果不考虑全球化过程,要想理解教育,那将越来越困难”。在文化全球化时代,人们学习外语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沟通或传达,而是为生存、生活本身。当前我国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教学改革,毫无疑问,这次教学改革也必然要面对文化全球化这一不可逆转的大趋势,是教育适应并促进文化全球化进程的重要途径。

反观我们的英语教学现状,却还未跟上改革的脚步。

一、当下英语教学的现状

在经济如此发达的今天,一个英语老师还忍不住总想着省力、省事,还用中文授课,这是不可原谅的。这不是为学生好,你这是害学生。英语习得得有环境,国外早就提出生态语言的理论,要将语言教学还原到生态教学中。学校没条件,学生基础差,跟你用中文讲英语没有任何关系。老是生怕学生听不懂,全程用中文讲课,你越是这样,孩子英语学习能力就越差,英语也就越发学不会。

大家看看,这是我们学校幼儿园的外教在给孩子们上课,他可是没有任何中文基础的,可是大家可以看到,老师与孩子们交流有障碍吗?再给大家看看我们小学英特班的外教课堂,同样也是如此,可见,英语教学完全可以脱离中文语境,问题的关键在于教师语言如何能清晰地表情达意,让学生理解你的教学意图。没有英文基础的小学生尚且能如此,面对有英语基础的中学生,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能用全英文授课呢?

1. “一言堂”课堂大有市场。

由于一言堂课堂可以让教师更加“充分”的利用课堂时间完成教学任务,许多教师对此情有独钟,尽管有时也会产生实施“学生为主体,老师为主导”的互动课堂的念头,但总是被“老师多讲一分钟,学生多学一个知识点”的观点扼杀于萌芽。

   思考:我们教英语的过程也是开展互动活动的过程。充分发挥dailytalk、小组讨论、形成project展示等形式,发挥组长和班长的功能,让语言回归交流。

   2. 课程辅助活动流于形式。

   问题:就语法讲语法,抛开语言环境。英语学习岂能囿于课堂,丰富多彩的语言实践活动才是锻炼学生语用能力的绝佳平台。研究性学习活动高开低走;英语角人丁稀少徒有虚名;各类英语比赛更是沦为个别学生的独角戏。

   思考:教授英语的时候,要以点带面,要把知识点融入到语言环境中,让学生在环境中感受知识点、语法常识。过度抠词语只会局限学生的知识范围,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我们可以通过英语名篇背诵来达到拓展目的。

   3. 公开课VS常态课。

每逢公开课活动来临,教研组倾巢出动,群策群力,为打造一场精彩的表演秀献计献策。课堂上,老师妙语连珠,学生群情激昂,PPT绚丽无比,学生主体,老师主导,师生互动,气氛热烈,效果明显。反观常态课,老师争分夺秒,一讲到底,学生专心致志,埋头笔记。

   4. 课程表VS辅助活动。

   走进班级,学生课程表安排丰富:研究性学习课、文学鉴赏课、兴趣活动课等令人眼花缭乱,但表里真的如一吗?学生早已从开始对丰富活动的满怀期待变成了现在对自习课和辅导课的默默接受。

有时候对于某一教育实践我们能说的不过是: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做的;或者是因为这样做与当前教育政策相一致。这些回应并没有认识到一个更加深层次的答案往往是隐性的——它看上去好像是对被质问的政策和实践做出解释。但是如果答案仅仅是预先设定的,且教育者对此又毫无所知,那么我们给予学生和社会的可能就是一种伤害。(转引自:[美]凯瑟琳·埃尔金,《为了知识而教与为了理解而教》,《全球教育展望》(2013.05))

举例来说,不久前,信息还很难得到,教育的优先性就落在了学习和实记(有用的)事实上。随着笔记本、智能手机的诞生,信息变得随手可得,你需要什么事实,只要简单查询就可以获得了,根本不需要学习或记住它们。这似乎使教师的生活更轻松了,因为不太需要提供许多事实了。不过,即使有大量的信息可得,许多信息是不值得信任的。这也带来了一个新的教育挑战:教师需要教会学生如何筛选信息,即哪些是可靠的信息。考虑到这种变化所发生的速度,教师不该只教学生对今天难获得的信息类型进行分类、筛选,或对其可靠性进行评价,还应教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使他们能够处理任何他们将来需要面对的创新。为此,真正的问题就是我们教给学生最多只能依稀可见的未来世界中生存和茁壮成长所需要的知识、理解和技能。

三、外语教学与文化承载

1、“跨文化”意识需要深入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言在人的社会化进程中扮演着独一无二的作用,而外语在较高层面的社会化——全球化的过程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这就意味着外语教学在世界公民培养方面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当今“跨文化”理论早已丰富、发展了原有的“交际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概念,提出了与“世界公民”概念相对应互补的“全球交际能力”这一概念,进而指出外语教育的目标应是培养“全球交际能力”。

在这我要向各位推荐一本书:

From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to education forintercultural citizenship从外语教育到跨文化公民教育

(It is unique, because it views language teaching as a social and politicalactivity and it giv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topic of foreign languageeducation.)

Michael Byram博士是英国杜伦大学终生荣誉教授,语言教育与跨文化研究方面的国际著名学者,主要从事外语教育和文化问题研究,被誉为国际文化研究大师,担任英国文化委员会、欧洲文化协会语言政策部的顾问。

主持和参与完成了数项欧洲和英国的跨文化教育和语言政策方面的重大项目,在推进语言教学的跨文化理论及其实践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学术和社会活动影响了英国以及欧盟国家的语言教学政策,出版了Teaching and Assessing InterculturalCommunicative Competence; Language Teachers, Politics and Cultures (with KarenRisager, 1997); Intercultural Experience and Education (edited with G. Alredand M. Fleming, 2002), From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to Education forIntercultural Citizenship 2008)等数十部专著,并且是主编了语言教学的百科全书 Routledge Encyclopaedia of LanguageTeaching and Learning (2000),其跨文化交际能力、跨文化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的著述和思想在全球影响极为深远而广泛。)

跨文化中国人除了要具备跨文化交际学专家和教育学家Byram所提出的开放的态度、对自我和他人身份的觉悟、跨文化知识和技能以外,还要有社会责任感和思辨力,最重要的是要有仁爱之心(being human)。仁爱乃为人之根本,公民之核心价值观,社会现实的必然趋势。跨文化中国人源于中国文化,同时又在全球化的动态进程中不断超越自己、重塑自己。外语教师首先要培养自身的跨文化中国人意识,在此基础上培养学生的全球交际能力,即帮助学生提高好奇心、思辨力、洞察力和对异国文化的容忍度,在学习过程中完成全球公民身份的建构。

苏州外国语学校从07年开始,每年举办一届“跨文化背景下的当代英语教学”研讨会。“跨文化”英语教学研讨会得到了我们英语界的泰斗陈琳教授的大力支持,陈老多次亲身来赴盛会。首届研讨会,陈老还作了题为“外语学科中的辩证法”的主题讲演,让我们获益匪清。(插跨文化照片及陈琳教授在活动中的照片)今年4月这一届活动,本来说好要来的陈老,因为身体不适,未能成行,但他还是坚持为本届研讨会亲写了贺信。多年来,还有龚亚夫先生、张连仲教授、刘峻博士等,还有来自英美的众多教育专家前来指导。最让我们高兴的是,每届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外国语学校的名师同台竞技,用同行的话说,每年一届的“跨文化”英语教学研讨会俨然是我们英语界每年的一大盛事。

教育本身就是文化,但是教育也可以做得很没有文化,或者说只有狭隘的文化。苏外从外语的听说领先到双语教学再到跨文化教育。五届“跨文化”,每一次都为苏外教育丰富和加深了文化内涵。我们的跨文化探究,从自主学习、英语报刊阅读课等跨越文化围墙开始,到如今,我们已铺展开了以多语种教学、国际课程、浸濡式学习、世界文化场为主体的跨文化教育长卷。我们对跨文化的理解也在不断加深,我们已认识到英语作为一种国际通用语言的今天,已经不再以英美人的标准作为唯一的标准,英语好与不好,应重在它所能表达思想内容的深度和广度上。我们还认识到,文化是一种双向的东西,比如现在的英文字典中,已经出现了‘高考(gaokao)’这样一个专有名词。外语学习要培养学生的多元文化价值观,要拓展各种渠道让学生参与传播中国文化的实践,在交流过程中向世界介绍我国的文化。因此,我们自信苏外的教育已经笼罩、并且浸润了世界多元的大文化的斑斓和厚重。

我们的“跨文化”一届比一届办得出色,正如嘉宾所说,“苏外以开放和国际化的姿态在全国名校前展现了自己自信、大气、多元、精致的华丽面容。”我每遇到一个代表,都无比赞叹苏外极其专业的接待、细致的管理、多元的办学、学生的多才!以致我们的兄弟学校将这一模式进行了几乎完全雷同的复制。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苏外的“跨文化”已经是当下教育品牌中的“高端”。苏外“跨文化”跨出的一步有多远,可能是无法估算的。

2、国家教育发展纲要与新课标对外语教学中的“文化意识”的强调。

在社会生活的信息化和经济的全球化的今天,英语的重要性日益突出。英语作为最重要的信息载体之一,已成为人类生活各个领域中使用最广泛的语言。许多国家在基础教育发展战略中,都把英语教育作为公民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其摆在突出的地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明确提出:加强国际理解教育,推动跨文化交流,增进学生对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认识和理解。

2011年的《课程标准(实验稿)》也同样提出文化意识的概念,并界定了文化的内涵:“文化是指所学语言国家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行为规范、文学艺术、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在此基础上,《课程标准》明确提出了“文化意识”的三方面的内容:即文化知识、文化理解、跨文化交际意识和能力。

在《课程标准(2011年版)》的“分级标准”中,“文化意识”是综合语言运用能力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在“总目标”、“分级目标”和“分级标准”中,“文化意识”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并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新课标中具体阐述了如下概念

1)语言与文化的关系

语言和文化是密不可分的,语言有丰富的文化内涵,不具备文化内涵的语言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另一方面,文化离开了语言也很难存在,有些文化形式本身就是靠语言来表现的,如文学等。还有更多的文化形式则通过语言来记录、保存和传播。

2)英语学习与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

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密切关系,外语学习自然而然就要涉及文化学习。英语学习也必然离不开对英语国家文化的学习与理解。由于学习英语的主要目的是交际,英语学习也就要涉及不同文化之间的交际,这是一种跨文化的交际。

3)如何在英语教学中渗透跨文化交际意识与能力的培养

 在基础教育阶段,英语教学中的文化教学至少应该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文化知识的传授;二是跨文化意识与能力的培养。文化知识的传授主要通过在英语教学中导入文化的内容,因此也称文化导入。文化导入的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A、注释,B、比较。C、融入。D、体验。

显然,语言有丰富的文化内涵,英语学习中有许多跨文化交际的因素,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对英语的学习和使用;对目标语(英语)文化的了解与理解有利于加深对本国文化的认识,培养爱国主义精神,有利于提高人文素养;传授文化知识、培养文化意识和世界意识,是教师在英语教学中的一个重要任务。

 其实我们只要仔细分析新课标就会发现,《初、高中英语新课程标准》将7-12年级分为三到九级目标,其中三到五级为初中阶段,六到九级为高中阶段。三级目标中即已提出“能意识到语言交际中存在文化差异”;四级目标要求“在学习和日常交际中能注意到中外文化差异”;五级目标要求提出“进一步增强对文化差异的理解和认识”。进入高中阶段后,六级目标中提出“能体会交际中所使用语言的文化内涵和背景”;七级目标中提出“理解交际中的文化差异,初步形成跨文化交际意识”;八级目标中提出“了解交际中的文化内涵和背景,对异国文化能采取尊重和包容的态度”;九级目标中提出“能关注时事,具有较强的世界意识。”“情感态度”中也明确提出了:通过英语课程使学生增强爱国主义意识,拓展国际视野。

《高中英语新课程》中的“课程性质”提到:高中英语课程是普通高中的一门主要课程。高中学生学习外语,一方面可以促进心智、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发展和综合人文素养的提高;另一方面,掌握一门国际通用语种可以为学习国外先进的文化、科学、技术和进行国际交往创造条件。开设英语课程有利于提高民族素质,有利于我国对外开放和国际交往,有利于增强我国的综合国力。“课程目标”中说:“文化意识则是得体运用语言的保障”。

3、“跨文化”教育实践的构建

学习一门外语其实就是在学习一种不同于自己民族文化的文化。外语教学只有在语言教授和文化传授并重时,方显其教育意义和自身魅力。由于全球化进一步促进了社会交往的跨国流动,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因其地理、历史、语言等方面的差异,在价值观念、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方面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认同,构成了丰富多样的文化形态。毋庸置疑,多元化时代,必然带来教育目标建构多元化视角的形成。

1)从培养高分学生到培育“完整的人”

一直以来,教育的培养目标在根本上还是建立在以考试为指挥棒,以应试能力为中心的基础上,一元化的目标模式一统天下。跨文化教育则将视野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延伸到不同的国家、民族,延伸至整个世界,这就从根本上开始动摇我们曾经固有的一些观念和行为。

我们关注这样的现实:

A、高考指挥棒的影响力开始受到挑战,我们越来越多的学生绕过高考,走进国外大学深造。

B、由于教育理念的不同,国外大学在选择学生时,更看重学生的生存能力、社会阅历、综合实践成果等。

C、世界各民族文化既丰富多彩又存在着各种差异,需要开阔的文化视野,对所有文化的尊重、宽容与接纳的意识,参与民主决策的社会与政治的能力,以及在多元文化碰撞与冲突的局面下能够敏锐把握文化动向、调整自身观念与行为的跨文化适应力与发展力。

D、越来越多的海外学子走进我们的校门,他们带来的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去甚远的异域文化,十分鲜明的个体意识挑战集体意识。

这些根本性的改变,逼着我们必须进行真正意义上的目标重构,以跨文化教育的理念重新审视我们的育人目标。

我们在不断摸索和实践中,从学生未来生存、未来就业、未来发展的角度,提出了新的培养目标,在学业目标之外,我们还增加了以下目标:

A、培养学生具有国际观念、国际意识,克服狭隘的民族的主义,树立全球服务,向全球开放的观点;

B、培养学生具有国际交往能力,能与外国人和谐相处,尊重外国的风俗和宗教信仰,维护中国的民族尊严和法律权威;

C、培养学生至少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目前我校已经在中学部成功开设德语、法语、日语及西班牙语等“二外”课程。

D、培养学生具有一定的国际知识,了解外国的历史、政治、地理、风土人情等。

概括起来,我们的跨文化教育所培养的人才应该是基础扎实、身心健康、气质高雅、能力综合,具有中国文化根基的国际公民。

2)从文化对立走向文化交融

全球化时代已经打破了各种文化之间重重叠叠的樊篱,区域间不同文化的认同、融合为教育目标的跨文化建构奠定了基础。一般而言,基于东方文化的教育更注重集体化的个体合作,每个个体却缺乏个性;而西方文化中个人主义传统,容易导致片面的竞争与个人主义倾向,是一种缺乏合作的强化了的个性。这两种文化下的教育都不利于培养和谐发展的完整的个体。东西文化碰撞进而交融的过程中,人们已日益认识到个性张扬与团队协作相结合是人类发展的必然。实施跨文化教育,可以使两种文化有机融合、相互渗透,以培育“完整的人”。

在跨文化教育的实践中,我们一方面要让学生拥有理解、包容不同文化、习俗的胸怀和品质,并树立世界公民意识,使学生具有国际责任感与国际意识;另一方面更加注重中国文化传统的教育,让学生的发展建立在本民族的根基之上,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保持着中国的灵魂、中国的情怀。

因此,在我们学校时时处处可以看到英文标语、国外风光,越来越多的外籍教师成了校园独特的风景,连国外的一些文化礼仪也都会在师生的言谈举止中一点点地表现出来。但是与此同时,在苏外校园里你又能看到苏州园林式的艺术长廊和活动室场,各种带有极鲜明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设施、活动在这里被更多地强调出来。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意识和环境下,培养着具有世界眼光、中国灵魂的跨文化人才。

3)“国际公民”多元目标评价体系的建立。

育人目标是对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的综合性、全面性的要求,也是对教育对象的综合性、全面性的期望。围绕国际公民的培养,我们制定了新的目标体系和新的目标评价体系。我们以培养热爱祖国、具有国际理念、愉悦诚信、遵纪守法的世界公民为主线,以张扬“科学务实,自强不息,追求完美”的校园精神为核心,以三大意识的培养:平民意识与贵族气质的融合;法制意识与丰富情感的交融;礼仪意识与个性张扬的统一为基础,形成了我校跨文化教育目标的宏观框架。

我们为此出台了培养国际公民方案,在原有三好学生评价方式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双语小专家、数学小博士、国文小翰林、礼仪小绅士、活动小能人、爱心小天使、劳动小模范、科学小院士、运动小健将、艺术小明星等的评选。多样化的评价方式,能够更好地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特长发展和综合素质的提高。


四、展望外语教学的美好明天

著名语言学家索绪尔曾提出语言学研究的任务,一是“描写语言”;二是“找出在一切语言里永恒地、普遍地在起作用的力量,分析出普遍性的规律,即能够概括一切具体历史现象的规律”;三是“确定语言学的界限和定义”。语言学研究方法上的创新,研究领域的拓展会引起语言学跨越式的发展,在语言教学中渗透文化意识也将成为必然。

回到前面我向大家推荐的《从外语教育到跨文化公民教育》这本书,Michael Byram提出了学校教育的三个目的:教育的第一目的是民族国家的教育目的;学校教育的第二个目的在最近几十年已变得更为凸显,它总是现实性的,其作用在于创造后工业经济的“人力资本”。教育的第三个目的,即教育作为促进社会平等的手段,并非在所有国家都能实现。

正如Byram所说的,外语教育有可能成为“国际教育”,使学习者超出其国家边界的限制,同别国人民接合与共鸣,对导致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投以批判的目光,这种东西是他们的国家教育通过“平实民族主义”造成的,并且给他们以实用技术和知识来适应国际工作和生活。

全球化时代呼唤具有世界眼光,并对本族文化和异域文化有深刻理解力的人才。伴随着经济全球化到来的文化全球化使我们的世界成了一个多元文化并存、互渗和互补的格局,因此,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已成为外语教学与研究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内容。

知识经济的到来,信息社会的产生,全球化的趋势,多元文化的共存,这些人类现象共同构筑了我们今天的社会现实。全球化过程正在对教育发生实质性的影响。语言不仅仅是个符号体系,还是人类相互理解的文化载体。

这就要求外语教学在传授基本语言技能的基础上,加强学生对本族文化和异域文化内涵的理解能力。让每一位学生清楚地认识到:文化带有深刻的地域性和民族性;文化是多元的而不是一元的;文化是变化的而不是静止的。

在全球化的今天,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它不仅是不同文化间相互交流的工具,也是不同国家之间相互竞争的手段。

因此,当前外语教学面临的任务是加强实用性教育,尽快提高学生的英语综合运用能力,把培养学生的国际竞争力作为外语教学改革的最终目的。在文化全球化、高等教育国际化环境下,新一轮的外语教学改革无论是从宏观到微观都应从实际需求出发,以培养学生的国际竞争力为标准,为培养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人才做好前提准备。


发布时间:2014-03-31  作者:曹伦华   摄影:  点击率:

上一篇:无 下一篇:文献学习
苏州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63986号 持术支持:朗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