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的诞生

学习资料

  ——吴文化概论读后感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吴地文化是其中一部分。而生在吴地的我,在 阅读了《吴文化浅说》之后,对吴文化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吴文化是吴地区域文化的简称,泛指吴地古今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所有成果,泛称吴地文化、江南文化、吴越文化等。
《诗经·周颂·丝衣》“不吴不傲”句,郑玄《笺》“不喧哗,不傲慢。”而上世纪三十年代卫聚贤在《吴越释名》一文中指出:“就字形言、音言、义言,吴字即鱼字。”吴文化符号的“吴”的释义,无论是“大言”抑或是“鱼”,都反映了吴地早期土著居民以狩猎、捕鱼作为对自然的依赖,从而使得这一同自然相适应的生存方式在文化上有了具体的反映。作为“鱼”的释文,又显现着吴文化与水密切有关的水文化特征。
吴地始称为苏州,而就苏州的“苏”字来说,其繁体写作“蘇”,字形从草、从鱼、从禾,这既表明了吴地文化对农耕牧渔生产状况的反映,也表明了它与“吴”字在文化上的联系──苏州的“蘇”字当中,依然有着一条透逸着吴地精灵的鱼。 
吴文化就是吴地的区域文化。它泛指吴地区域人群自古以来在这一区域创造出的与自然相适应的生产、生活方式及其物质的、精神的成果总和。
 吴文化的得名,除前述“吴”与“鱼”的关系外,还与从黄河流域而来的泰伯南奔,并在长江下游地区的太湖流域建“勾吴”国有关。
对江南原先就存在的本土文化来说,这一整合的结果是使它注入了新的文化基因并产生一个质的变化,同时,也拥有了一个文化的符号──“吴”,后世人们所说的吴文化即由此诞生。
因此,吴文化从诞生之日起,就具有了两个母本系统,即具有两个文化的源头:其一是隶属于长江文明的长江下游及太湖流域原生的本土文化──江南土著文化;其二是从黄河流域传入且隶属于黄河文明的中原周文化。
吴文化是本土文化(江南土著文化)与外来区域文化(中原周族文化)整合的产物。从一开始,它就属于一种杂交型的文化。同时,它博采众长的包容性、开放性特点已经显现并   在其后逐渐形成传统。这对后世的吴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次在先秦时期,吴文化与商朝末年泰伯、仲雍的南下;十九世吴王寿梦时期;二十四世吴王阖闾时期这三次外来区域文化的 “融和” 对当时及其后吴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等都带来积极的影响。
先秦时,吴地民风尚武,吴地的文化更被视为“蛮夷”文化。而吴地文化精神转型时期,当是西晋以后、宋代以前的六朝(曹魏、晋、宋、齐、梁、陈)时。这一时期,随着江南地区生产力的发展以及北方士族南迁从而引起中国南北政治势力的消长,对吴地文化精神的转型起了重要的作用。在这一转型期内,吴地文化精神一方面继续着历史遗留的“尚武”遗风,如西晋时,左思《吴都赋》里还在说着吴人“骄材悍壮,捷若庆忌,勇若专诸。危冠而出,竦剑而趋”,以至“士有陷坚之锐。”另一方面,社会生活富足安逸所导致的民风变化,尚文之风以及“吴人不习战”的状况已现端倪。有学者指出,这一时期“吴文化悄悄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东晋以后,随着南士‘朝隐’心态的萌发定型,崇尚武力的价值取向开始为士族阶层所摒弃,止足淡泊的‘不竞’之风逐渐滋生蔓延,温文儒雅已成为南士新的价值取向。梁代时,昭明太子萧统编撰《文选》(又称《昭明文选》),是我国现存的编选最早的一部文学总集。昭明太子编撰《文选》,为后世的江南留下了两座读书台。一为镇江南山招隐寺内的昭明太子读书台;另一为常熟虞山书台公园内的昭明太子读书台。两座读书台流传至今,反映了吴地两座历史文化名城自古而来的尊崇知识的观念和意识。
这一时期,吴地所出的著名人物也从先秦时“战胜攻取”的武士,渐渐转变为文士。比如说隋、唐时期的经学家、训诂学家陆元朗,其青少年时代,为南朝陈代。是时,陆元朗受业于梁、陈两朝的名儒周弘正。陈时,陆元朗撰写学术著作《经典释文》。《经典释文》包括儒家所有经典和道家老、庄的音义释训,共三十卷,历时二十馀年,于唐初问世。这部语言学著作继东汉《说文解字》以后,集汉魏以来音训研究之成果,考述经学传授源流,采集二百三十余家学者所注五经文字的音切和训诂,使“五经”的文字每字都有音切和训义,作为音训的标准。隋灭陈后,陆元朗回到吴郡,潜心撰著。隋炀帝杨广即位,征召各地的大儒到京师,陆德明亦被征召至京师洛阳,被任命为秘书学士。唐灭隋,唐高祖李渊遣秦王李世民平定王世充后,李世民开辟文学馆,陆元朗成为了文学馆学士。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后,即位为唐太宗。其时,陆元朗成为太子李承乾的经学老师,并被补为太学博士。上述这些记载从微观的角度印证“吴文化悄悄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之时,吴地文化精神从“尚武”到“崇文”的脱胎换骨式的嬗变。
从“尚武”到“弃武”,再从“弃武”进而到“崇文”,接而下,“崇文”并“重教”已是水到渠成。作为区域文明程度提高的象征,“崇文重教”之风给吴地社会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是人才的培养居于全国领先的地位了。从汉代实行征辟和察举制到魏晋实行九品中正制到 隋唐至明代实行的科举制,我们以封建时代考察各地人才所出的量化标准科考人才的统计数字作为观察点,那就会看到吴地文化在封建时代后期(即明、清两朝)民风转变为“崇文重教”后的辉煌结果。从“弃武”到“崇文重教”,既反映了吴地文化精神逐渐形成,同时也形成吴文化在吴地文化时期的一个最显著的特点。这使得吴地文化彻底摆脱春秋时“蛮夷”文化的落后状况从而渐次融入中国封建时代的主流文化之中。
中国古代的藏书和刻书,与教育有着十分密切关系,其宗旨都是为了传播文化、教化民众。而刻书与藏书更是一对孪生兄弟姐妹,于生俱来就是相伴相随,相依相存,共同走向繁荣昌盛,为中华文化的传承与传播作出了杰出贡献。就书籍印刷的工序而言,刻书在藏书之前;但就时间来说,藏书则远远早于刻书。吴地经济、文化繁荣,加上刻书的发达,为藏书提供了坚实基础和有利条件。

 

发布时间:2012-11-28  作者:   摄影:  点击率:

苏州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63986号 持术支持:朗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