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看完这些高中生写的文言文,感觉自己的语文都白学了!

黄旭华是赫赫有名的中国当代核潜艇之父。是谁用文言文为他写传记呢?是苏外高三文科班的才女金烨。

其实,班级里不只是她一人善用文言文写作。自央视《经典咏流传》节目开播以来,浩瀚经典里的无数颗明珠被挖掘,穿透历史,再度照亮了当代中国人的心。苏外高三文科班的学子们也被唤醒了那颗创作的心,用文言文记录生活中的所见所思所获,写下了一篇篇佳作。


【传记类】

小曹正传(节选)

赵泽邦

小小曹尝为蹴鞠守户之人,其悍勇刚猛,世之罕有。一日朝服新裤,甚以为美,不意与贼相遇,曹不顾其裤,强拒球于户外,如是者数,而裤不胜其悍而破,曹易裤再战,曰:区区破洞,安能挡我?

无名氏传(节选)

戴 洁

常患市井喧嚣,每闭门不出,或语之曰:“天高地阔,无限风光,胡为画地为牢,自苦若此?”予对曰:“岂不闻‘闭门造车,出门合辙’乎,吾神游太虚之外,纵览六合之事,何必寄身浊世,徒蒙世俗温蠖乎?”好游燕,尝废书嬉戏,三十余日不入书院。语人曰:“人生有涯,而智无涯,以须臾之生,求无涯之智,不亦谬也!”逢岁考,诸生忧心位次,恒夜不能寐,余饮啖如常日,曾不以成绩为念。同窗诸生甚异之。

 

涂川正传(节选)

李世杰

一日,帅川与友人同泛舟于金鸡湖之上。忽浆沉底,而无复可动辄也。帅川忿忿而起,双手做浆,双腿撑舟,呼其友人坐定。一时水面如骇浪惊涛,卷起千层雪,望其舟如地上汽车,呼啸而过。近岸而友人大惊,翻落入水。帅川奋力入水,负友人上岸。不期友人大怒,拂袖而去。道是于游泳馆内,儿童区曰金鸡湖也。浆与舟乃充气之物。友人入水欲游,而帅川之举,甚不雅矣。遂帅川之名逾躁。

【叙事类】

蹴鞠(节选)

徐傲群

虽然,我军未尝虑也,固以重兵压境。然后防之既空,皆抛诸脑后矣。庥帆察其大弊,突袭空营,实入无人之境,遂破门如探囊取物。我军自恃勇力,攻之愈急,以灭其威风。然天不遂愿,敌将周苏航以单骑袭之,再破之。我军气大挫,而犹未竭也。欲临终而再下一城,岂料歹人苏航复行卑鄙,梅开二度。既逆转矣!气既竭,庥帆不知恻隐,四破之,如子胥之倒行逆施,无留我军之全尸耳。一时愁云惨淡,悲风呜咽,实哀我军之数奇也。

与同学踢足球,在领先两球且场面占优的大好局势下,被连进四球逆转,内心无限感慨!

 

【抒情类】

祭吴名将江左周郎文(节选)

吴婕妤

呜呼!君之日星之辉也何类!想君豪竹哀丝,回头顾曲,何风流也!规定巴蜀,次取襄阳,何深思也!羽扇纶巾,一炬樯橹,何俊伟也!总角事主,力扶幼弟,何忠烈也!宽服程老,醇醪以交,何诚德也!然转而念君生逢乱世,得遇讨逆,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天不假年,中道惜别。十年悲苦,付之一笑,射落月当空。内中逡巡焦灼,以至盛年而逝,徒余后人嗟呀而已矣。

 

闲时(节选)

周以昕

作何文章?吾思之久矣。恰逢午后,微风徐徐,树影婆娑。与诸友与绿坪旁谈笑,曰:人生有双手,常人右手能写。人有五官,因视物不清,置一框于鼻上耳。此为笑谈,皆胡说也。然余与友皆乐之,何其然也?盖心中有所自得也。

 

故居记(节选)

曹 严

院内翠竹簇簇,余大母植也。月明星稀之夜,庭下如积水空明,竹影斑驳,风移影动,余以为鱼戏于院中,忘乎所已,不觉俯身细察,伸手欲捉,触地方知,盖竹叶影也。余私青竹,常灌以甘泉,不辞辛劳往返于山泉之间。夜间,万虫齐鸣,余辗转反侧于榻上,冀虫蛙稍安,思之有间,安然入睡矣。

当今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不禁让人无比怀念童年老家的清新环境和闲适生活!

【议论类】

汉寿亭侯论(节选)

管雨荷

矧羽之降曹,身被青衣,而不受操之所与,云长之心,皆系主公。自取荆州,恃一身勇力,以为世间无人能居其右。世人称其武圣,皆以其事主之忠义,而非其坐镇荆州者乎?

 

荀彧论(节选)

张怡婧

余以为彧非直为汉贼,而操之私人也。平天下也,其与曹操同利,至于操欲为魏公,则二人反目矣。其文若不知操之心乎?非也。其心于天下而非汉,汉末大乱,群生涂炭,然则文若舍操谁事哉。适当时,苟非生而暴戾者,未有不恻然者也。故虽知将死,而不能自已。

古之诗人(节选)

沈豫

古之诗人,出类拔萃而显于后世者少矣。众皆知李诗之飘逸豪放,杜诗之沉郁顿挫,王诗之佛情画意,而诗人之不为后世所识者,其甚多而不胜数也!其所以不显名于后世者,盖才情不比青莲,境界不比摩诘,用功不比阆仙。或欲以诗达,亦已惑也!

什么是真正的诗人?真正的诗人应当具备诗心,应该对自然与生活充满热爱。

 

八卦论(节选)

高鸣阳

方鹿生与关娘言其情意,至于百姓,皆愤然也,无不揭竿而起,意欲将关娘碎尸万段,予甚异之,此二人与予等皆无瓜葛,世人却似对二人关爱有加,实则乃八卦之心作祟,于己,又有何益处?

推其本原,皆为我等身处太平盛世,未遭纷乱,故有此闲暇关心八卦,予却谓之,曰:“有此时光,何不以书代机,抟扶摇而上九万里乎?”

 

成才论(节选)

许曼霓

古之人之所为称者,或曰学才,或曰德才,或有以异乎众也。诸葛孔明,以经世伟略垂于青史;李密,以《陈情表》大动于世;刘伶,酒后狂言亦传之美谈。至若忍辱之司马迁,投江之屈原,其德才也兼备,文发乎德,德寓于文,未尝不可作万世之师。然今之人求才而疏德,或兼求才德而难以得兼,责之以八面玲珑,不知人有所长所短也,不亦谬乎!  

 

其真伶官误国耶?(节选)

陈宁妤

余以愚感,略述一二。其一,非其邦一人独爱伶人而众皆爱也。彼乃爱而不淫,爱之有道,爱而有度也。其二,其邦之民主非吾国向者可拟也。吾邦以专制,其邦以民主。吾邦之君任以伶人,予以重权而无人察之。彼邦之君任伶官以重任非其一人之任也,彼乃以众人而任之,众而任之,既而察之、监之,故其伶人亦知其分而不敢有所妄为也。再者,吾邦向以伶人为贱,轻其人,贬其意。旦夕其为伶官,其必锱铢以报而滥其权矣。此非“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哉!是乃塞而兼堵,一旦放之,其必决堤之洪也而无以救也。彼邦以平等待人,伶人亦元元也,无轻之,无贱之,以礼遇之,以仁待之,故其久而无事矣!

 

原过(节选)

马玥瑶

遇人之过,亦有君子,小人之别也。君子勇于明人之过,不畏其怒己也。然其色其言,不苛责,惟正言直辩而已。待人改过而后,君子责以轻而约者。小人欺上而凌下,位居其上而有过,或畏其权而不敢言,或依附其势而阿谀;位居其下而有过,则必攻讦非难,群聚以指目咥哂之,以显其不己如也。嗟乎!此何时可止邪?

 

善恶说(节选)

江海风

    古之良谋者,顺人事,达天命;古之士者,刚而直,勤且志,余始信人之性善。禀仓济民,秉德以陪上,此为小善;肄业孜孜,布德行惠,胸系天下大志,此为大善也。恺悌君子,介然不苟,绝非阿谀苟且之徒,知其有清世志,呜呼休哉!

世界上无尽善之人,也无尽恶之人。了解一个人需要深入而谨慎。

论见义勇为(节选)

顾辰

今,亦有富欺贫,强欺弱者,而见义勇为者少矣,何也?盖今之人恐恶人害己,故遇危则避而远之,见不平则一言不发。此皆为谋私利而不顾他人者耳。世风之日下可知矣。

 

君子论(节选)

王思澄

君子生非异也,行其应行之事也。循矩蹈矩,按部就班,孝其父母,忠其天子,求其大道,本其大志。事有所成,君子也;虽事无所成,亦为君子也,何如?设其事无所成,则奉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娶妻生子,坐享天伦之乐,此乃传其家业,孝其父母,淡泊名利,唾弃官场也,岂非君子邪?是故君子或非圣人也,谈何“其出人也远”矣?又有何可讚之?

 

观书有感(节选)

周欣泓

予向以《三国演义》为无趣,读后方知其中雄韬大略、纵横捭阖之无穷,详述事迹又兼形人物者,实乃他书不可比肩。寻有缘略观《三国志》,见其中人物或仁厚或奸诈,或神通或愚钝,皆不似《演义》中鲜明,始知《演义》粉饰历史,不可尽信之。


商贾雷公论(节选)

金晨薇

而今群雄四起,东有OPPO,南有华为,西有vivo,北有中兴。业之争甚烈。然雷笑曰: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此话引得哗然之声。某宝马某讽曰:豕触风则飞,然风逝死者犹猪,以汝仍为猪。故雷公在其微博上说,飞猪论意为顺势而为,悟出于博大精深之孙子兵法。等闲之辈岂可知乎?

 

追星论(节选)

朱宇杰

吾意众人所以独爱演艺者,人心使焉。何则?今之众人,皆有从众之心也。彼耽于演艺之人,若吾不然,乃吾之病也。是故彼传吾,吾传他人,他人之再传他人,岂有既乎?既众人皆耽于演艺之人,世风遂易,其后人之欲易所耽之人,难矣!


发布时间:2018-03-30  作者:魏素英   摄影:魏素英  点击率:

苏州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63986号 持术支持:朗钧网络